主页 联系电话 重要新闻 联系我们
山东地炼“抱团”失败!给炼化企业带来哪些警示

发表时间: 2024-06-24 16:48:00

作者: 炼化及石化下游产业网

浏览: 109

近期,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发生股东变动,江苏新海石化有限公司退出股东序列,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变为由东明石化100%持股。

667931ea487b8.png


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成立之初

2017年10月,数家山东地炼企业共同出资设立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立志加快地炼行业转型,提高行业集中度,剑指投资1000亿元整合形成年8000万吨原油加工能力,实现5000亿销售收入、1000亿利税规模,跻身世界500强阵营。

其注册资本为331.9亿元,成立之初有8大股东,其中山东东明石化持股22.63%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蓝色经济区(青岛)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2.59%。

其他6家股东分别是天弘化学、清源集团、寿光鲁清石化、新海石化、无棣鑫岳燃化、胜星化工,都是山东头部地炼企业,持股比例依次为13.29%、12.20%、7.8%、7.56%、7.26%、6.66%。

根据当时的报道,在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成立之初,汇丰石化、亚通石化、齐润石化、海佑石化、恒源石化、金城石化、神驰化工、中海石化、日照岚桥、河北丰利等10家地方炼化企业也入股该集团,使公司注册资本达到900亿元。

此外,山东省经信委(现省工信厅)也下发了《关于加快全省地炼企业转型发展组建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复函》,要求集团要着眼于提高产业集中度和综合竞争力。


股东陆续退出

如今时间已过去多年,但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公开涉及炼化产业的动作寥寥。

公开报道显示,山东炼化集团目前唯一一次公开对外投资,是2020年6月与福建永荣控股集团联合投资2x100万吨/年丙烷制丙烯及下游新材料项目,该项目总投资396亿元,规划建设两套百万吨级丙烷制丙烯及下游新材料项目,同时配套相关码头及储运灌区。

2020年9月,有报道称,除了成立了7家权属企业,在济南投资数亿拍得多块住宅用地和商服用地,以及在福建参与化工项目联合投资外,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并没有太多动作曝光。2019年10月签署的山东炼化大宗能源商品总部产业园项目,也一直未见开工消息。

2020年3月,鑫岳燃化、清源集团、鲁清石化从集团股东名单中退出。

2020年7月,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确认胜星化工不是该集团股东,原因是后者未履行出资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剩余4家股东中,东明石化还持有蓝区投资基金7.69%股份,且与新海石化拥有共同的实际控制人(东明石化创始人李湘平),因此东明石化最终受益股份为51.6%,就是说在2020年,东明石化就已成为绝对控股股东,非“东明系”地炼企业股东仅剩万达集团旗下天弘化学一家,而自2020以来,也陆续退出。

2024年6月3日,新海石化宣布退出,至此,曾经整合地炼成立的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6679327cd8cfb.png

图片来源:爱企查


子公司注销

目前山东炼化能源集团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共有4家,分别是山东巨化化学有限公司、山东炼化园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济南明茂置业有限公司、山东昌顺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山东巨化化学有限公司去年11月刚刚成立。

早期的另外5家全资子公司(山东蓝海大宗能源化工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济南鲁炼能源有限公司、浙江鲁炼能源有限公司、临沂鲁炼管道有限公司、山东炼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目前都已经注销。

与山东炼化能源集团的低调相比,大股东东明石化集团却仍旧保持了较快的发展速度。

6679329ca2dcd.jpg

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总资产650亿元,原油一次加工能力1050万吨/年(其中东明区域750万吨/年,新海区域300万吨/年),是以基础炼油、高端化工为主,集国际贸易、国际物流、终端销售等等为一体的、产业链条化的、特大型石油化工企业集团。自2007年起连续入围“中国企业500强”。

东明石化拥有燃料油进口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2015年在全国地方民营炼油企业中首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拥有原油进口允许量750万吨/年。

同时,东明石化产业园顺利通过山东省第一批化工园区认定,被国家《中原经济区发展规划》列为“石油化工基地”。


为何会如此呢?

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成立的初衷是整合资源、提升竞争力,但实际情况复杂。

首先是全国新建大型炼化装置相当于“平地建高楼”,均采用全球最先进技术,单套规模也居于世界前列,成本优势明显。对于低端产能过剩但下游高端石化产品严重短缺、采购成本高、销售模式单一的山东地炼来说,大型炼化项目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如2019年6月才注册成立的山东裕龙石化实施的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获批同意纳入国家规划,该项目从筹备之初便被寄予厚望,却与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无缘。

其次是根据此前山东规划,山东石化产业将“压小上大”“压低上高”,逐步关停300万吨/年以下地炼产能,再进一步关停500万吨/年以下产能,2022年前完成整合转移的地炼合计22家,50%今年完成,以推动炼化一体化,发展高端及精细化工项目。

同时,各个企业主体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此前,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党委常委、副秘书长庞广廉直言,“成立初衷是好的,但不同的企业主体之间没有明确的共同利益,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即使想集中采购,也达不到原来的期望值,加之没有强有力的政府主导,靠这种民间的形式,很难合作,一开始我就不看好。”

再有,关于炼化企业未来的发展定位,在今年5月29日~30日的“2024中国炼油与化工企业高峰论坛暨新技术与成果展”上,两院院士、专家学者、业界代表等共同探讨了未来炼化发展方向。

中国科学院院士彭孝军说,精细化学品是国际化工及相关应用领域争夺的重要制高点,精细化学材料是新兴产业的物质载体,其变革性是产业进步的关键。精细化学品占总化工产品百分比,即精细化率,是国家化工行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化学工业发展趋势是高端化、绿色化、智能化。

中国石油科技管理部副总经理史君说,我国成品油需求将在2027年前后达峰,而国内石化市场结构性过剩问题更加突出,85%以上的大宗石化产品都将出现产能过剩,必须推进高端化发展。

也就是说未来炼化企业往一体化、高端化、绿色化、精细化工方向发展,那山东地炼“抱团取暖”失败的原因也显而易见。


来源:泰山财经、中国能源报、中国石化报、化工新材料等